咸魚

一只雜食的
只會幫太太打call的渣渣

【山狱】突如奇来的肉渣

-雄英白書的伪幼馴染糖
-想太多系列(占tag抱歉

其實這里就是出久去車站,剛好碰到小勝。然後兩個又剛好都要去便利店。

聽到出久在身後的聲音,小勝就吼“不准走在我後面和前面”

在小勝説完後,出久就這麽想

(前後都不行那旁邊可以嗎)

旁邊可以嗎

可以嗎

雖然下句出久就怂了但放心。

我有一!光!年!的cp濾鏡!(别打我

就問你信不信!怕不怕!

在cp腦眼中根本就是出久在想“我想走在你身旁”“我想與你結伴而行”一樣 

最後就是“我想與你一起攜手度過每一刻”(想太多

這糖我能吃一年

畫渣的腦洞(。

露熊的台詞有兩款任君選擇xx

【魔王露×勇者普】 短篇

就算太陽再燦爛,絲毫陽光也不無法滲進昏暗的城堡。

現在基尔伯特正身處魔王的古堡,又稱為「魔王城」。由於國王阿尔弗雷德堅信只要魔王不再存在,魔物泛濫的問題就能解決,他每年都會派勇者前去討伐魔王,成功的人也會被賞賜數不盡的財富。但是,從來沒有人能夠把他們的前腳踏出魔王城。可惜,這個世界最不缺的就是缺錢的人,而基尔伯特便是其中之一。

基尔伯特推開沉重的木門,借助火把的光線嘗試看清遠方的事物。他失敗了,只好邊緩慢地向前走,邊警惕地視察四周。

“啪嗒!”

后方傳來一聲巨響。基尔伯特回頭一望,只見木門已被關上。心離一離,他嘗試無視心中如霉菌般漸漸滋生的恐懼。他的同伴還在下層拖延魔物,他必須盡快解決...

【御澤】總之是肉渣

-給細胞大遲到的生賀,明明她生日在十一月八但我擼不及文(躺

總之生日快樂w

-自己不產文還要别人給寫文,而且一開口就要女裝play和有鏡子的h,我也沒有話好説了(。

-但我沒寫鏡子ww

-渣文筆orz

昏暗的房間里,充斥着沉重的喘息以及大到難以忽視的淫穢水聲。

澤村榮純前胸貼後背地坐在御幸一也的腿上,羞恥的部位緊緊連接在一起。黑髮男子身上穿着長及大腿的女僕裝,黑色的裙擺上點綴着如雪般潔白的蕾絲,為男子添上了一絲妖艷。裙腳剛好覆蓋那難以啓齒的部位,裙子隨着御幸的動作上下起伏,而那部位也隱若可見。同時,澤村也隨着身下人的動作而發出陣陣喘息。

“...到底為什麼要穿着女裝來做啊!”...

原來昨天是世界黑塔日...

慶祝要寫文的嗎?(望天

在中三那年入了黑塔坑,那時剛好在播第五季,脱了坑後又在播第六季時入坑了...中六再入坑真是傷不起(躺

還要是因本家的長笛梗才回坑的...之後一星期才緩過來

因為黑塔,我才會對世界新聞感興趣;因為黑塔,我才會知曉各個未曾聽聞的國家。

感謝與你的相遇。

順帶一提普領不握個爪嗎w

【露普】愛啦啦

-國設雪兔,設定是統一及解體後選擇和露子同居的阿普

-渣文筆

-我是來發糖的

-腦洞自「愛啦啦」

“要洗衣服了啊...”

看着堆滿髒衣物的洗衣籃,伊萬·布拉金斯基嘆了口氣。

“要是再不洗基尔就會發脾氣了...”

怒氣沖沖的銀髮兔子用他晚霞般的眸子瞪着自己,鼓起因怒氣泛紅的雙頰,不斷開合因昨夜激情而紅腫的嘴唇...

想起了戀人生氣的模樣,伊萬勾起嘴角,紫羅蘭般的眼中蕩漾着滿瀉而出的愉悅。

“...生氣的基尔也很可愛呢。”

先去看電視吧,伊萬一邊自言自語,一邊向客廳走去。

望着螢幕上播放着不斷循環的新聞,斯拉夫人打了個哈欠,眼皮也漸漸沉重起來。當伊萬意識到時,他...

【獨普】段子

-渣文筆
(除了第一個段子以外其他均為國設)

在小路德面前的盤子上,放滿了肉和土豆泥。而在旁邊托腮坐着的是他的兄長,基尔伯特。

“哥哥,你真的不吃嗎?”

“本大爺剛吃完午飯,不餓。你吃吧。”

肉類的油香令基尔伯特不禁呑了吞口水。

現在的肉類價格昂貴,基尔只買得起一人份的肉。而為了自家可愛弟弟的成長着想,他把所有的肉都分給了路德維希,而自己就只吃了兩個土豆來果腹。

銀髮男子眼也不眨地盯着盤子,仿彿這樣就能讓他嘗到肉汁的鮮味。

小路德看着自家哥哥熱切的眼神,不禁嘆了口气。

哥哥你這樣望着我怎樣吃下口啊...

“哥哥,一起吃吧。”

“不吃。”

“吃吧,一個人吃的飯完全不會好吃。...

[御澤] Phone sex

-為了慶祝在一次中同時抽到御澤的文
 -第一次寫肉文請見諒
 -擬聲詞已盡力(躺
 -參考了lofter和外國網站各位太太的肉文,如有相似的地方就萬分抱歉了(土下座
 -為了這篇文而申請的部落格

-恭喜你獲得了「由未成年所寫的肉文×1」


pixnet:

http://deedee668.pixnet.net/blog/post/69356631


weibo:

http://weibo.com/p/1001603865383164577750 

(雖然和御澤無關但也請讓我厚顏無恥地佔個tag吧)

今天和其他太太去youme cafe 人品爆發,一抽大哥時覺得無望見御幸,再兩抽就中了御澤。還要是同時抽到的啊!同時!同時!(因為很重要所以説三次

他們果然是命運組啊(無關吧

在抽到榮純時心里想着“又是你啊”但開到御幸時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

然後像個奇行種般蹦蹦跳跳地回坐位去(掩面
自己當時一定笑得像個神經病吧。。。

當初還在和自己打賭如果抽不到御幸就去寫澤御h(報社的心態
還好抽到了。。。

然後祭一下剛抽到沒多久就人間消失的榮純杯墊(躺

到底為什麽會不見了的啊!!!差點就齊了的榮純set啊啊啊!(...心好痛

然而不知該寫什麽...

1 / 2

© 咸魚 | Powered by LOFTER